【關註代課教師】
  記者手記
  倘若沒有被劫持事件,秦開美還是會和其他代課教師一樣,在學校里“話不多”,領著1400元的薪水,面臨隨時下崗的危險。
  在農村,這幾乎是代課教師的共同命運。26年的代課生涯,秦開美已經想通了。她和丈夫朴實地相信命運,相信“命里無時莫強求”,甚至覺得自己42歲的年紀,人生已經塵埃落定,“我們都快入土的人了”。
  但轉折在最意想不到的時間節點到來了。
  採訪中,我常產生錯覺。同事、領導、朋友異口同聲,都褒獎秦開美教學成績出色、關愛學生,但他們都有意無意避開了一個核心事實:這麼一位優秀的老師,居然要面臨隨時下崗的威脅,要忍受與同事間巨大的不平等。
  在秦開美家裡,我看見了一摞榮譽證書,證明著同事領導所言非虛:秦開美的教學成績出色,甚至不少鎮領導都會主動找到校長,要求把孩子調到秦開美的班級。
  面對拋出的代課教師的問題,秦開美已經學會了打太極,“學校領導很照顧我,對我很好,我沒有感覺到什麼不一樣”。我相信這種回答乃出於某種保護心理,因而無需苛責。
  其實,秦開美遠比媒體呈現的更真誠。她承認曾為“轉正”焦慮,但考慮到自己確實不符合政策,又沒有更多“門路”,於是就淡然了,相信自己“沒有轉正的命”。
  秦開美並非沒有離開的機會,但她選擇留下,因為“不知道自己除了教書還能做些什麼”。這讓我相信,更多仍然願意以代課教師身份站在講臺上的人,可能更熱愛這份職業。
  當地政府相關人士告訴我,秦開美的轉正問題已經在討論中。“不止是因為這件事,她做了26年教師,確實貢獻很大”。問題在於,這種彌補仍然是以“特事特辦”的方式實現的,潛藏在秦開美命運轉折中的那些不公正,仍然沒有得到解決。
  我想通過代課教師秦開美這幾天內的“奇幻經歷”來闡述一種現實:一個盡職的、善良的、有水平的教師,卻只能依靠千萬分之一的概率來擺脫“非正式”的名分。
  不少人呼籲為秦開美轉正。但她轉正了,其他的人呢峙濾庵幀盎鱟懟鋇姆絞僥迅粗啤R虼耍ü乜朗錄頤瞧詿謂淌θ禾逅惺艿摹安還蹦艿玫礁笆本勒�
  □胡涵(新京報記者,6月17日報道《代課女教師成為人質之後》)  (原標題:秦開美:個人命運的轉折)
創作者介紹

fjsqetvyhgndm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